雾凇希然

“我的眼镜呢,眼镜在哪里呀…”
请不要乱翻我的黑历史呀ww…
如果可以,来催更吧!

海鸟-“这个木头推销员!”[上2?]



OOC 注意

崩坏日常

「所以,所以……」

「不买!不买!快点给我出去啦!!」

小鸟几乎是用尽吃芝士蛋糕的力气把对方推出门外,而与刚才一副“是什么呢!好神奇!”的期待表情的呈露,只相差了一分钟不到。

我…做错了什么吗?
二丈摸不着头脑的园田推销员询问自己。

四十分钟前。

「好,好的!十分感谢。」

视线前少女向着门内做一个欢迎的手势时,自己也为之愣了片刻。本以为会像是小兔子一样被对方拎出去不留情的踢得老远,没想到居然还被邀请进屋休息…园田简直不敢相信。向着她郑重道谢后直挺脊梁骨进屋。

客厅不大,应该只有正常教室的三分之二,麻雀虽小五脏俱全——西式茶杯,水壶,蜡烛灯,方糖罐…应有尽有。与弥漫的一股特有的飘香一起印入神...

海鸟-“这个木头推销员!”[上]



OOC
南小鸟吸血鬼设定

请为我中考加油!!

吸血鬼其实是存在的,南小鸟就是其中一个。

不过不同于电影中常年下雨的古典城堡,穿着高领又拖地风衣,看着外面乌云密布的仰天大笑blablabla……南小鸟的家,是个两房一厅的出租房,在东京就像JK一样常见的配置。洋裙、化妆包、铜镜……再与弥漫的香甜气息结合,这就是女孩子该有的房间。

只不过,被允许进入的光线只有屋顶的暖光而已。

这和想象中的吸血鬼不太一样?
废话,又不是每一个吸血鬼都那么有钱,更何况是把钱投在了一条条洋裙上的小鸟呢?

不过啊,一向不喜与人类有过多接触的小鸟,除了为洋裙的投资愁苦以外又多了个苦恼。

“叮咚——”

「…什么事哟?」

南·被吵起床...

内森-其实是给你的歌

「是,没问题!我一会就到!」

「喂,喂…啊,好!」

三森铃子的手机也不是不愿离开她的耳畔,如果不是电话像是排队购买食物的苏联人似的一个接一个涌进。即便太阳已经是落幕,轮到月亮端凝东京的一切时,情况也没有一点好转。

内田彩只是不做声地待在她的手边,任由东京夜晚的风掠动她的亚麻色发。只是一言不发地让三森感觉到有点不适应,暂且不理手头的来电提示期间忙向身旁友人赔笑脸

「对不起呀うっちー…擅自说吃完饭出来散步的是我,现在把うっちー冷落在一边的也是我……」

「没事,我没有在生气哟。」

『三森すずこ是个工作狂』

这一点谁都心知肚明、更不用讲和她关系是友人过剩的内田彩。她以平淡的语气回复着她的话语,手顺带揉了一把她在月光...

于是听了数十遍手游A-RISE语音的感想:

呜呜呜赞美白老师!!

白衣-英杏同行招募中:

(——所以说,为什么说A-RISE人物性格不好抓?个人感觉还是很好上手的吧?)
(请配合评论区使用√)

杏树:
“——没有A-Rise就没有如今的我。”


杏树的声音听起来多少有些假虚软,可能是特意为了形象伪装成这样或者是真的偏弱的大小姐系。
但是,如果是后者作为学院偶像的体质难度很大,再加上上述台词——前者可能性更高些。也就是说可以有性格反差梗。


(而且从《PW》中就能听出,看似柔弱的她完全跟得上看起来比自己屌多了的英翼二人,第一段大部分还都是她的事,所以这里认为其感觉更像是...

*《粘著係琴梨的十五年糾纏不休》

用對你的愛編織而成的美言曼句」

十五年間不停斷地將其送出」

回信今天依舊還沒抵達」

回信還沒有來啊…」

…………

*
* *
* *
☆ *

註:

『海鳥向注意』
『略神經的長打』
『刷屏致歉』

ready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-第一年

束手無策。

已經過去了寶貴的兩小時午休時間,就意味著接下來又將會投入到無窮無盡的工作之間。可是偌大的A4紙張,僅有黑筆于上猶豫而落下的星零几點,紙如舊,琴梨她的表情也是如舊地——緊皺著眉頭啃咬著筆末。

說出來你可能不信,她保持了這個姿勢整整兩個小時。卻還是什麼都沒寫出來……啊,啊!終究,駐足甚久的筆尖舞動著畫出了第一端文字,這是人類文明的體現...

[海鸟]年龄差

*ことうみ限定
*梗源@白衣_游走于雷区之间 的年龄差
*海未小鸟三岁年龄差设定

“请与小鸟结婚吧!”

铿锵有力,在看向她面庞上展露出的认真,谁都可以了解到这位亚麻发色的女孩所表露的决心之大。一些人甚至开始大声的助威喊起“together!”。面向她有如盛花一样的笑容,自己只能不知所措的稍挠侧鬓,蜜色的双眸时而看向地板,时而投于书。

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想大胆的做出「接受」的选择呢?自与她相见的第一面起,她的音容笑貌便总会时不时的在自己的脑海中摁下「replays 」。那时的自己诗集未如今天这般大有人气,第一次见到了每一本自己写的诗集都抱着本来麻烦自己签名的读者,“我不激动。”这样的滑稽话语不想也...

© 雾凇希然 | Powered by LOFTER